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沈阳老纺织人的心声:如果前路光明,不怕路途遥远

分类:
国内外新闻
来源:
沈阳日报
2020-10-12
浏览量

  提起沈阳,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是那些家喻户晓的符号:辽宁省省会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共和国装备部”等。

  诚然,这些称号千真万确足够分量,但在老沈阳人的记忆深处,还有一道岁月荣光同样令人眷眷不忘。那便是曾经辉煌的沈阳纺织业。

  “双节”期间,第二届中国(沈阳)旗袍文化节在欢声笑语中落下帷幕。踩着活动的鼓点,记者采访了沈阳纺织工业联合会原会长李艺,听他讲说那段创造并见证城市辉煌的行业脉络。

  前世开端:新时期的沈阳纺织篇章虽然卸任3年有余,但至今谈起沈阳纺织业的兴盛,李艺仍是如数家珍。

  “沈阳纺织业的鼎盛时期是在20世纪80年代。”李艺说,进入新时期,在几代沈阳纺织人的共同努力下,沈阳纺织业得到了长足发展,门类齐全,产量、质量、品牌等均排在全国前列,毛纺织更是跻身全国前三,“那个时候,沈阳的纺织企业有几百户,职工达到8万余人,行业总产值能达到十几个亿。纺织业也成为当仁不让的出口创汇第一大户,远超过机械、冶金、化工等其他行业。”

  “毛纺以坐落在铁西区霁虹街附近的第一毛纺织厂和第二毛纺织厂为代表,其他还有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等多家毛纺织厂。从羊毛进厂到生产毛条、毛线、毛毯、粗纺呢子、精纺料子……只要羊毛进来,沈阳就能生产出全部的毛纺制品。就连国内著名的毛纺集团——阳光集团,在当时都得排在沈阳毛纺的后面。”至今,李艺仍难掩心中的自豪。

  历史痕迹:东北最早的民族棉纺企业除了毛纺之外,沈阳棉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在李艺的记忆中,当时沈阳棉纺的年产值近30万锭。而提到棉纺,李艺还讲了一段与之相关的历史钩沉。

  “棉纺以10万纱锭规模的沈阳纺织厂为代表,沈阳纺织厂的旧址坐落在北市场的南侧,它的前身是奉天纺纱厂。”据记载,奉天纺纱厂由时任奉天省长王永江创办于1921年,张作霖曾入股,为官商合资的东北最早的民族棉纺企业。纺纱厂还因刘少奇等老一辈革命家曾在此领导工人运动而闻名全国。”李艺说,奉天纺纱厂多次易名,于1958年后更名为沈阳纺织厂。

  如今,漫步在和平区抚顺路上,仍能看见在奉天纺纱厂旧址依照原样重建的品字形仿欧式建筑。而那已经拆掉改作他用的原沈阳第一、第二毛纺织厂,也是两座建于百年前的老厂。“第一、第二毛纺织厂是日本人建的。沈阳解放后,党和政府对这两个企业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引进了国产先进的设备,达到了后来的生产规模。”李艺说。

  火红记忆:家家爆满的招待所采访中,李艺以印染厂为例,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当年围绕在印染厂周边的招待所生意特别红火,家家几乎没有空房,住客清一水操着南方口音。”李艺说,这些人大多来自苏州、无锡、张家港等地,都是在等印染厂出货的下游商户。

  “当时以沈阳第一、第二印染厂为代表的印染企业能在一块布上印13套色,这是非常难实现的。因为如果印不好,两种花色的衔接处就会出现‘双眼皮’的渗染,成了次品。”李艺说,20世纪80年代沈阳印染厂的年染量可达十几亿米,“第二印染厂印的灯芯绒和平绒几乎全被无锡、张家港等地区的服装厂给包圆了,这些地区的厂家用咱沈阳生产的材料来加工童装,远销海内外。”

  在李艺的记忆中,本地纺织厂生产的布料经常不够染,得额外从外地采购布料来印染。“有时为了买到灯芯绒,还得‘托关系’。”李艺说。

  岁月跌宕:从新中国第一到错失机遇除了服务于人们生活的纺织品外,在李艺声情并茂的讲述中,那服务于其他工业体系的闪亮亮的国字招牌,更是一块接着一块。

  沈阳纺织机械厂生产的中国第一台无梭织机,辽宁省纺织设计院推广的无纺布生产线,沈阳市政府授予的名牌产品、月产百吨的海燕毛巾,中国十大名牌男装之一、荣耀与身份象征的黎富男装……毫不夸张地说,在几代沈阳纺织人的努力下,沈阳纺织业的蓬勃发展不仅为地方经济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也让沈阳纺织品走上了全国乃至世界的舞台。

  “那时沈阳织布厂、床单厂生产的格子被罩,在北京燕莎商城受到了热烈追捧,当年就卖出了几百块钱一套的高价,而且还供不应求。”李艺说,彼时,能成为一名“沈阳纺织人”,绝对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儿!

  但大浪淘沙,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经济结构出现了多元化走势,迈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沈阳纺织业的一些问题在商海掀起的阵阵骇浪中呈现出来,错过了最佳腾飞际遇的沈阳纺织业也渐渐滑向了低潮。

  利用优势:重筑沈阳新纺织梦如今,第二届中国(沈阳)旗袍文化节的圆满落幕,也让一生未曾离开过纺织行业的李艺再次展露笑颜。“沈阳现在依旧有很多纺织行业存量,如果措施得当,重振沈阳纺织行业的辉煌,也是有可能的!”李艺信心十足。

  “据我所知,康平就有家10万纱锭的民营纺织厂;设在法库的沈阳北疆麻业,经过十几年努力,把以前搓麻绳的麻纤维细化并制成衣服,年产值近亿元;康平的塑编产业集群里有百十户企业,虽然生产的塑料制品科技含量不高,但供销全国;于洪沙岭地区集中了大大小小200多户服装企业,几年前就估值数十亿;康平还有一个企业专门生产飞机拦阻网,主要服务于飞行训练……”李艺说,沈阳纺织行业从不缺乏亮点,也从未离开自己的赛道,“旗袍节就是一个很好的转折点。”

  对于前路,李艺给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们在传统纺织业上错过了之前的机遇期,不要再与江浙等地区去争传统纺织,应该发挥我们的优势,例如可以结合装备制造业基地,发展产业用纺织品。沈阳有集群的汽车生产厂家,光是坐椅、靠背等内装饰这一块儿,就有很大发展空间。其次,我们也可以发展家用纺织品和装饰品,不就传统而谈传统,在原有基础上不断创新。只要前路光明,就不怕路途遥远。”李艺如是说。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