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服装市场蒸发4000亿,原料价格历史底部,纺织人如何自救?

分类:
国内外新闻
来源:
证券时报
2020-07-24
浏览量

  纺织服装行业正经历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大撤退”。

  今年服装市场将蒸发4000亿

  车公庙丰盛町是深圳许多年轻人喜欢的逛街打卡地之一,汇聚了众多服装店。

  “@所有人,亲爱的们,本店目前已撤出丰盛町店,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静待后续。”7月的一天,一家在丰盛町经营了近十年的童装店微信群里,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则消息,多少令记者有些诧异。

  据该店店主向记者介绍,撤出其经营了近十年的地盘,主要因受疫情影响,该店经营业绩不佳,但房东又不愿意适当降低房租,最后合同到期,店主被迫决定撤离,尽管可能因此失去部分客户。

  在全国闻名、深圳最大的女装批发市场,服装行业不景气之现状也依稀可见。批发市场内某栋某区域,502A、503A、505A、507A几间位置较近的店铺,均处于关门、招租状态,店铺透明玻璃门口醒目地张贴着“管理处原价出租,李生159……”、“转租,联系电话……”等招租广告。

  类似门店关闭的状况,在深圳其他商圈如上梅林地铁站、福田地铁站商圈等也随处可见。

  “今年是改革开放以来,服装行业最困难的一年。”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后,国内服装行业本身已处于产能过剩状态,疫情则加速了行业的滑坡。

  “2020年势必是动荡的一年,预计中国服装市场至少蒸发4000亿收入,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Convertlab市场部副总裁刘金砚近日在深圳某服装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之下,全球服装业日子都不好过。公开消息显示,耐克已启动公开裁员,且2020年财年第四财季巨亏56亿元人民币,另外李维斯2020年第二财季净亏损3.6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850.7万美元,该公司宣布将裁减约15%的全球企业员工。此外,H&M将关闭170家门店,Zara考虑关店上千家。

  上半年“全军覆没”

  行业冷暖谁先知?服装上市公司作为行业的优等生、代表者,其业绩情况最能反映全行面貌。

   其他女装、鞋企、运动品牌等,也几乎“清一色”的一片“哀嚎”。朗姿股份预计上半年亏损1900万至2800万,上年同期为盈利8912.53万;江南布衣预计上半年净利同比下滑25%-30%;探路者、三夫户外、星期六均由盈转亏,而“受新冠疫情影响”成为行业普遍的业绩下滑原因之一。

  另外,新冠疫情导致的出口业务受影响,也是服装企业业绩下滑普遍原因之一。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7月21日,A股共有19家纺织服装类企业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其中17家业绩呈同比下滑态势,占比近九成,预计净利润下滑超过50%者15家。

  上游原料价格已触底

  下游服装消费萎缩,必然对上游原料企业经营、上游原材料价格带来冲击。

  据了解,服装的上游原料,主要包括棉花与化纤,棉花每年需要进口近200万吨,但化纤方面情况不一样,中国化纤产量占全球70%以上,每年产量10%左右一般出口消化。

  “服装消费不好,必然会对上游原料形成负反馈,进而出现大幅暴跌,今年棉花、化纤原料等上游纺织原料全部创出了近些年新低,化纤由于原油暴跌的关系,甚至已经创出历史新低。”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信息总监汪前进告诉记者。

  汪前进认为,当前棉花价格已经跌破全球种植成本了,“今年郑棉最低破万元,历史上仅有2009年、2016年两次。”但他同时补充说,由于新疆棉花种植有直补政策,棉农基本收益还是能够保障。

  再看化纤,据了解,上半年包括原油在内的化纤产业链品种PTA、EG、聚酯长丝短纤等品种绝对价格出现了十几年甚至历史以来的最低点,特别原油价格出现负值以后,带动化纤品价格一波杀跌。

  当前整个化纤产业链,除了PTA(大宗有机原料之一)还有利润,其它PX、聚酯基本都在亏损,行业裁员、停产限产之事时有发生。

  服装人的自我救赎之路

  面对罕见的行业冲击,服装人该如何展开自救?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从上半年情况看,主流路径之一为,通过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渠道创新,拉动线上销售,弥补现下销售萎缩之情况。

  典型案例如主营男女服装的太平鸟。业绩快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太平鸟实现营收32.17亿元,净利润1.2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09%,净利润同比下滑8.55%,实现扣非净利润5622.27万元,同比增长129.14%。

  太平鸟方面表示,疫情期间,公司积极迅速推进新零售业务,公司新零售及电商零售额大幅提升,尤其是二季度电商零售额同比增长30%以上,使公司营业收入与同期相比逆势增长3.09%。公司新零售业务的迅速推进、电商零售额大幅增长以及线下零售业务在二季度的快速调整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门店疫情期间损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给予的减免租金支持和国家给予的社保减免等优惠支持,公司经营性利润同比有较大增长。

  当然,太平鸟逆势增长背后,公司积极优化、调整亏损资产也功不可没,而这也是主流的自救方式之一。

  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认为,服装行业短期难以走出发展困境,行业调整将持续一至两年时间,这期间,落后产能被淘汰,强者恒强,国内服装业也逐渐开始由粗放型走向精细化。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