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有起色了!服装业熬过上半场

分类:
国内外新闻
来源:
大河网
2020-07-16
浏览量

  郑州一家服装市场,不少商铺处于空置状态

  于全球市场而言,今年上半年都是困难的半年。

  不过于我们而言,不少行业已经复工复产了整整一个季度,旅游市场也传来可以跨省组团游的好消息。在过去的半年当中,各行业、各市场主体元气恢复得如何?这半年行业及行业里的那些人,出现了哪些前所未有的变化?还存在哪些困难?

  为贯彻落实省委十届十一次全会精神,推动各行业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值此上半年走过之际,我们推出专题系列报道“来自市场一线的年中报告”,搭建分享信息、相互参考的媒介平台。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李兴佳实习生郝瑞铃

  服装市场坦承空铺率55%、商户直言销售额腰斩、终端反映客流下降70%……多年无“战事”的郑州服装市场,于2020年上半年度,上演集体溃退。

  错失了上半场的服装人,不会再允许自己错过下半场。我们采访了十几位服装从业者,涉及品牌方、代理商、商场方、原创设计师、行业协会、学者讲师及网红主播等,尽可能从多个维度还原郑州服装2020年上半场。

  服装商撤场瘦身有服装市场空铺55%

  “新密金博大加盟店业绩不好,我们要不要撤场,改投地铺店(沿街门店)?”7月13日,合伙人晓曼(化名)敲响了顾杰辉(化名)的门,这样问了一句。

  搁下手中的紫砂壶,顾杰辉打出了一个微信电话。几分钟后,他干净利落地撂下一句话,“撤!这半年都没生意,咋活啊!”

  割肉瘦身已常态化。接下来,顾杰辉准备撤掉郑州百货大楼的柜台,“一个月营业额两三万元,再扣除一万多元的人员工资和商场扣费,还不如歇业呢!”

  对于不少服装商来说,上半年异常难熬。动辄数百万元的冬装、春装库存挤压现金流,上游厂家不接受退货,租金却照交不误,期盼中的报复性消费一直缺席……撤场是止损的唯一选择。

  年销售额4000多万元、旗下有100多名员工的服装商崔丽莎(化名),4月份以8厘超高利息贷来的50万元已全部花光。至今,她还拖欠着员工5月份、6月份工资。

  “干不下去了!撑不到这个秋天!”崔丽莎没有向河南商报记者隐瞒,语气平静却绝望,“留下一堆贷款,贷了好几百万元!”

  河南商报记者获悉,一家在郑州一市场租了500多平方米店铺的品牌,扛不住租金压力,搬离后缩进世贸购物中心仅20平方米的小店。

  能采访到的商户至少还在持续经营,而那些无缘采访到的,已黯然离场。

  7月15日,河南商报记者走访河南一家服装市场,一层166家商铺中空铺13家,空铺率为7.8%;而到了第三层,约101家店铺,仅有16家开门,空铺率高达84.2%。市场方相关人士称,目前正处于业主与商户交接的淡季,空铺较多。

  郑州一服装市场给河南商报记者发来的数据显示,今年4~5月,其商业区空铺率高达55%,这个数字相比去年同期的35%,增加了20个百分点。

  低价清库存,有服装商赔掉200多万元

  库存像一根绳索,卡断现金流,牢牢系紧了服装老板们的脖子。

  曾签约100家原创设计师的服装联盟基地负责人蔡贤(化名),年前积压了近300万元库存;顾杰辉年前提了180万元的春装,至今卖掉不足20万元,还剩160万元尾货没能脱手;崔丽莎下游客户提货意愿极低,价值一百多万元的春装只能压在自己手里。

  甩不掉的库存进而导致资金链断裂,为了活命,老板们或抵押房子或借贷。

  顾杰辉从朋友那里借了几十万元撑了一段时间;在新郑有工厂的中大淑“一姐”王月红(化名)将市区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全款房抵押换来贷款,付清了员工工资……

  但库存还要继续清,那只能有一个办法——甩泪赔钱处理。

  蔡贤干脆放弃今年夏装,一门心思清冬装、春装库存,她以每件衣服原始批发价的三分之一至一半价格赔钱处理,目前已清掉三分之二库存,“越做越亏”。

  王月红也不再奢望往年一件衣服挣15%纯利润,而是把批发价90元的衣服按照30元的价格往外出货,上万件库存清下来,“整个赔掉了200多万元”。

  “厂家手里没现金周转,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赔钱清掉库存换回现金流,这样好生产下一批货。代理商也要清库存,变不了现,就没法提下季服装,就没流动资金,形成恶性循环。”在服装行业深耕20余年的培训讲师丁兆领分析。

  库存春装当秋装卖,今年秋装价格或下调

  库存春装还有另外一个稍显美好的结局——当做秋装卖。

  “两者产品是一样的,厂家和代理商都心知肚明是尾货,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干。”顾杰辉说。

  反映在销售终端,消费者将有望捡漏。

  每年服装生产成本和吊牌价都在呈15%递增,一场疫情倒逼消费升级变为消费降级,有受访者认为今年服装价格将降低15%~30%。

  账款难收也成为疫情下的另一个现实反映。

  王月红最怕遇到客户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她在武陟、博爱、漯河的客户今年5月份熬不下去关门,加一起拖欠了她近10万元货款。

  前段时间,她坐了一天一夜火车去鞍山西岭要账,看着现场堆积如山销不出去的货,听着客户歇斯底里的辩白,她终于明白了“客户不是赖账,是真没钱”。

  有服装商4月销量暴涨四成“基本缓过来了”

  依然有逆势飞扬者。

  复工后的4月份,销售额迎来激增,和去年同期相比销量涨了40%,远超王月红的预期。她分析原因在于,武汉的服装客户转投郑州市场,带来了增量。

  崔丽莎则反映,今年5月份上半个月生意旺了。顾杰辉说,五一后生意逐渐恢复,年前提的约两万件冬装库存,已清掉约60%,“基本上缓过来了”。

  在深圳参加服装博览会的河南省服装协会会长李刚给河南商报记者发来一份调研报告,报告显示,受外需减少影响,服装出口持续下降,但6月降幅较4月、5月明显收窄,显示回升迹象。

  中国服装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国内市场逐步回暖,网上销售持续向好,服装内销明显改善;而境外疫情短期内难以有效控制,世界经贸严重萎缩,服装出口下滑态势进一步扩大。

  中国服装协会援引国家统计局数据称,2020年1~5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13119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4647.05亿元,同比下降16.89%,利润总额180.47亿元,同比下降29.16%。营业收入利润率仅为3.88%,比上年同期下降0.67个百分点。

  “在此情况下,我国服装行业生产、投资、效益等主要运行指标较前期有所恢复,但依然呈现大幅下滑态势,服装生产回升力度减弱,投资意愿和发展信心不足,行业效益明显恶化,总体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中国服装协会报告称。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