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全球纺织品订单下降4成!织造厂家毛利润缩水一半!“吃不饱”的布老板担着“败家”的风险在养工人!

分类:
市场行情
来源:
中国绸都网
2020-06-24
浏览量

  进入6月,传统淡季提前到来,市场整体成交更加平淡,前期仍能时不时出货的化纤防护服面料也开始走淡。面对日益走高的库存,纺织老板真的“慌”了!

  一位做品牌客户的面料供应商谈到:“目前厂里堆了有5、6百万米的订单,我已经不敢生产了!我们的产品成本高、品质好,如果要跟市场货竞争,价格完全没有优势,现在的行情还望不到头,我在考虑6月底开始放假!”

  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市场上已经屡见不鲜。

  据中国绸都网监测的样本企业来看,目前成品库存在1个半月以上已经成常态,大多数织造厂家手头都囤了几百万米的坯布,且规模越大,库存量则相对越多。

  此外,据国际纺织品制造商联合会(ITMF)的最新报告称,从2020年3月1日疫情大流行开始到2020年6月8日,世界各地的纺织品订单骤降超过40%。其中纤维生产商的订单下降42%、纱厂的订单下降44%、织厂的订单下降46%、服装生产商的订单下降37%。

  由此可见,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订单都在萎缩,而作为中间环节的织造厂家订单下降最为明显,这也直接导致市场供不应求,议价能力弱,企业的盈利就更加难了!

  担着“败家”的风险养工人!

  曾经听说一个故事:在资本主义国家有一个“倒牛奶”的理论,也就是说即使宁愿倒掉牛奶,也不分给穷人。这一幕首先出现在1930年的经济危机,当时,经济下滑,牛奶卖不出去,但美国金E乳业却每天倒掉2.5万加仑的鲜奶,而不是直接分给更加困难的穷人。

  而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造成牛奶的稀缺,然后提高价格来卖,从而获取更高的利润。从而也有了全球快时尚巨头H&M为了解决从2013年就爆发的库存危机,不打折、不降价,一年要烧掉12吨库存。

  但是这条路在今年行不通了,尤其是在“吃不饱”的织造市场。

  以前织造厂家的毛利润大概在10%左右,现在利润基本已经剩下5%左右,有些甚至是微亏或持平,加上很多拖压货款,导致今年的织造老板更加难。

  从各项成本支出来看,人工、水电房租成本较往年没有减少,部分稀缺工种在年初还有加价,原料这块在5月份就在缓慢上升,而市场竞争激烈,大多数布老板仍旧没有加价,就怕把为数不多的订单加价加没了。

   以市场上最常规的涤塔夫为例,目前市场售价不到1元/米,可是近期原料加价已经超过1000元/吨,由于产能大,门槛低,涤塔夫的产量也比较惊人,社会库存也较大,这也就导致了生产厂家议价能力弱,面对如今的行情,无力加价。按照目前的原料价格来算,190T涤塔夫已经进入了亏损模式。

  之前就在市场听说用高档织机做低端产品,可见为了接单厂家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以前我的经营理念是做品质客户,不打价格战,但是今年的行情如此,我们库存越来越多,我只能放下执着,低价出售产品。”一位春亚纺的面料生产厂家负责人表示,“现在我接单也没有太大的底线,只要不亏我就做。”

  据悉,在内贸外市场并未完全恢复的当下,市场库存高企,同质化竞争比较激烈,因此出现了“低价”、“最低价”、“更低价”。以320T春亚纺为例,今年320T春亚纺的成品价格在3元多,而去年这个价格还是坯布价格,在这种低价面料,纺织厂老板考虑的已经不是赚钱,而是如何将资金回笼,减少库存。

  “我们厂里目前开了一半的机器,我们现在也在催着销售接订单,只要不亏,我们就做,主要为了养活工人,怕行情起来了,工人没有,就更困难了。”另一位纺织老板沈总说道。

  原料再涨,我就放假!

  已经度过3个月“吃不饱”的纺织老板对未来的行情更加担忧,再加上近期国内疫情有二次爆发的风险,更加加剧了老板“小心翼翼”的心态。

  进入下旬,江浙地区的织机开机率也是小幅走低。据悉,目前盛泽、长兴喷水织机开机率下降至6-7成;海宁、常熟经编市场开机率在7成;萧绍圆机因订单疲软,厂家生产积极更弱,在3-4成左右。

  长兴市场上一位做磨毛布的贸易商孙总表示:“近期市场上订单更淡了,很多开厂的朋友都说要放假回老家,等行情好点再回来。”放假、减产成为近期纺织老板一直思考的问题。

  “6月份以来,我们只开了一半不到的机器,主要用来生产春亚纺和涤塔夫,目前我们的原料能用到月底,如果原料价格还在上涨,或者不跌下来,那我们就考虑放假。”一家拥有近300台织机的纺织老板王总表示。另一家拥有200多台织机的钱总已经放假一个星期了,用他的话来说,放假比开机省钱。

  临近端午放假时间点,内贸和外贸市场订单仍未有好的表现,市场新单断层,因此越来越多的纺织厂开始考虑放假事宜,少则3-5天,多则7-10天。

  疫情导致今年的纺织市场产品和格局都出现了很大变化,如今外贸企业拼命在找内贸市场开拓,内贸市场则在通过价格来稳住客户,整个纺织企业生存百态尽出。总体而言,企业都在控制好经营成本,在市场上寻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