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风口急转:口罩机降价大甩卖,熔喷布价格也凉了

分类:
市场行情
来源:
纺织机械
2020-06-05
浏览量

  “口罩机基本都是现货,少部分型号在下单后七天内就能发货。”6月3日,深圳一家口罩机生产商的销售人员表示,口罩机的价格也从此前的五六十万元,降至目前的约三十万元,接近腰斩。

  深圳市另一家名为伊人美的口罩设备生产商,则打出了“亏损4000万,百台口罩机大甩卖,高价寻找‘倒爷’”的广告。

  伊人美的销售人员表示,公司不同类型的口罩机价格为20万-40万元不等,全部为现货,下单后可立即发货。目前,多家口罩机厂商均表示,货源充足,确认订单后随时发货,并可提供相应的后续技术安装和调试服务。

  这与2月中旬口罩机行业的火热情况截然相反。彼时,多数口罩机厂商的设备价格水涨船高,原价约20万的口罩机,价格涨至30-60万元不等,少部分口罩机的价格甚至超过百万元。

  高价之下,设备交货周期却不能保证。当时,多数口罩机厂商的交货时间在1-2个月,少部分N95口罩生产设备的交货时间长达半年,二手设备也基本没有存货。

  如今口罩机价格大幅下跌,订单数量也变得寥寥无几。

  一位长期从事口罩行业的中间商表示,部分口罩机厂商已数周接不到订单,大量的口罩机堆积在工厂,为了清除库存只能大幅降价销售,原本价格高昂的设备,变成了卖不掉的“废铁”。

  “口罩厂自购的口罩机想要脱手,也有很大难度,主要因为现在的口罩产能太大了。除少数大厂生产的口罩外,小厂生产的口罩销路堪忧。”上述口罩行业中间商表示。

  随着国内疫情形势好转,以及各地口罩产能增加,国内口罩价格已回归到相对较低水平。

  在天猫、京东等网购平台上,除医用、N95等防护级别较高的口罩仍保持较高水平价格外,多款一次性防护口罩的价格已降至0.27-0.6元/只不等,50只装和100只装的口罩包价格在15-45元不等,同时还有不同程度的优惠政策。

  疫情期间跨界做口罩生产的诸多大企业,起到了缓解供需的重要社会责任职能,不过随着口罩进入买方市场,在销售渠道上医疗领域的公司更具长久竞争力。举例来说,地产企业、汽车企业跨界做口罩将面临销售渠道困境,目前的主流供货渠道仍集中于一些医药电商平台、国企需求等,由于销售渠道的收窄,跨界企业的口罩业务将会选择收缩或停产,并回归主业。

  此外,体量大将成为下半场竞争集中优势,以往的小作坊式的口罩生产厂家必定加速洗牌,而国内大的口罩生产企业以稳健医疗为例产量可达1000万只/天,更具竞争力。

  熔喷布市场大幅降温

  在口罩行业最为火爆2、3月,各口罩机厂商都在急寻熔喷布。熔喷布价格从最初的不足2万元/吨,暴涨十多倍。在部分投机者的炒作下,有部分劣质熔喷布的价格涨至30万-40万元/吨,仍供不应求。随后,监管政策收紧以及口罩行业标准的愈加严格,大量劣质熔喷布正在被驱逐出市场,高品质熔喷布的价格也随之走低。

  4月以来,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均加强了对熔喷布市场的监督管理工作。江苏扬中市采用了“休克疗法”,在全市范围内对熔喷布生产企业进行全面停产整顿。

  4月下旬,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查处了一系列中间商、生产厂家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的违法案件,并对其进行了惩处。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5月中下旬以来,熔喷布价格下滑明显。其中,99级熔喷布在5月16日的报价接近70万元/吨,5月25日价格已跌至24万元/吨,一周多内降价约65%。

  95级的熔喷布报价也由5月中旬的65万元/吨,跌至目前的10多万元/吨,降幅超七成;90级的熔喷布价格已回归至3万-4万元/吨。

  80级以下的熔喷布吨价则跌至几千元,甚至低于原材料聚丙烯的价格,落得近乎“没人要”的境地。

  金联创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主要生产商供应的聚丙烯价格多保持在7000-8000元/吨左右,价格相对平稳。

  海南甘霖科技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价格跌至几千元的熔喷布,基本无法用作生产合规的口罩,高品质的熔喷布价格仍相对高昂,部分熔喷布产品的价格仍要高于20万元/吨。海南甘霖科技集团是一家从事农业业务的公司,最初因无法找到足量可靠的口罩,决定自主搭建口罩生产线,此后又因熔喷布资源、口罩生产资质等问题,数度推迟开工,目前已有固定的厂家定向为其公司供应熔喷布,但从熔喷布市场大环境看,价格混乱、质量参差不齐是常态,高品质的熔喷布仍是稀缺物资。

  口罩行业最赚钱的时间已经过去,3月底后进入口罩行业的人,真正赚到钱的已经很少。口罩业大起大落,“先来的住豪宅,后来的上天台”成为坊间一句调侃。

  监管的收严加快了产业链净化速度

  4月以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过前期线索摸排,成立专案组,发布文件和要求,严厉打击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的违法链条,整顿和规范重点地区熔喷布生产企业秩序。

  5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疫情防控期间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违法行为典型案件(第十一批)》,曝光9个哄抬熔喷布价格违法案例。一批哄抬熔喷布的企业和“倒爷”受到惩处。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市场监管总局持续加大对防疫物资价格监管力度,维护市场价格秩序。近期,受复工复产和海外疫情蔓延影响,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再度上涨,在地方市场监管部门支持和公安机关配合下,重点查处了哄抬熔喷布、纺粘无纺布、聚丙烯改性料等防疫物资价格的违法行为。

  因为暴利,熔喷布的市场已经形成利益输送黑色链条:当事人违法手段隐蔽,参与哄抬炒作的上下游之间一般不签合同、不开发票,一些中间商与生产企业工作人员内外勾结,借助空壳公司逃避监管。

  疫情期间,防疫物资市场上出现倒爷,他们连接买家和厂商,赚取中间差价,没有资金投入的风险,无本万利。这些中间商层层加价,囤积居奇,无疑也提高了产品成本和售价。在市场监管部门的打击下,随着熔喷布和口罩价格下跌,倒爷们倒卖获利的企图再难实现,并且随时面临着被查处的风险。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