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海岸漂满油轮,企业接连破产!整个化纤产业链的命脉被牢牢锁死,聚酯产品爬的出“跌价泥潭”嘛?

分类:
国内外新闻
来源:
华尔街见闻
2020-04-29
浏览量
  近日,石油化工行业传来了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黑色星期一”再次上演。由于多个利空消息的刺激,纽约油价4月27日暴跌。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16美元,收于每桶12.78美元,跌幅为24.56%。6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45美元,收于每桶19.99美元,跌幅为6.76%。当日早间,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至每桶11.88美元,跌幅达29.87%。
 
  27日,美国海上钻井承包商戴蒙德海底钻探(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拥有负债26亿美元,其中有20亿是债券,而现金近4.35亿美元。十天前,公司没有及时向债券持有人支付5亿美元利息,债券信评遭下调。上周,有着新加坡“油王”之称的林恩强一手创办的兴隆贸易申请破产保护,资产仅7.14亿美元,负债却高达40.5亿美元,现金头寸只有0.5亿美元。公司资不抵债,正寻求延期偿还23家银行总计36.5亿美元的债务。本月初,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申请破产保护。
 
  在疫情爆发、沙特掀起价格战之后,海洋钻探行业急剧恶化,市场对海洋钻油平台和钻井船的需求枯竭,美国近海石油生产商因而纷纷关闭位于墨西哥湾的海上油井,从而显著影响了现金流。陆地钻井同样陷入困境。
 
  产油现在成了赔钱的生意,导致生产商苦不堪言,很多公司被迫缩减甚至完全停止生产。
 
  油价跌成负数、全世界的存储空间“油满为患”、行业企业一个个倒下……当前可能是原油市场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期。造成这种局面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存储空间严重不足。
 
  油轮停满美国和亚洲近海,原油多到什么程度了呢?
 
  在美国西海岸,上周初就有30多艘油轮停在从洛杉矶一直延伸到加州湾区的水域上,合计载油量超过2000万桶,数量之多已经创出了历史记录,相当于全世界一天耗油量的五分之一。
 
  在这当中,有四分之三的油轮装满了油,它们停在这里已经至少有7天了,同样是历史罕见。
 
  可怕的是,停在这里的油轮数量和载货吨数还在增加。位于南非的Saldanha海湾地区也是同样的情景。
 
    至4月17日当周,全美原油库存增至5.186亿桶,接近2017年创下的5.35亿桶历史最高纪录。
 
  新加坡油品存储码头附近的狭窄的水路最近变得更加拥挤,大约有60艘油轮停靠在繁忙的海峡沿岸,远超平时的30至40艘。其中的一些船不是用来运油,而是储油,因为岸上油罐已经满了。船舶经纪商和贸易商说,现在卸货需要等两周左右,而平时只要4-5天。
 
  一位新加坡船舶经纪商表示,他们第一次接到这么多要求预订船舶来储存石油而不是运输石油的电话。
 
  行业咨询公司FGE亚洲石油业务主管Sri Paravaikkarasu说,新加坡炼油厂的开工率可能已经降至60%左右,二季度可能进一步降至50%。
 
  韩国的所有储油空间也接近饱和,本土最大炼厂SK Innovation将在6月和7月进一步降低开工率至60%到70%。这将是该工厂三十多年来首次出于非检修或维护设备的原因减产。
 
  SK Innovation在韩国Ulsan的油库已经达到1200万桶的极限,最近在首尔西南部租用的180万桶储油空间并不会缓解压力。为此,他们不得不推迟油轮卸货,需要给这些等在近海的油轮支付日均1亿韩元(约合81300美元)的高昂成本。
 
  市场普遍担心,全球储油空间饱和倒计时需要以周计算,而不是月,因为过剩的量太大而空间太少,就算沙特等产油国已经开始提前减产都来不及找地方放置原油。
 
  简单地说,全世界已经快要无处安放原油了。瑞士石油贸易巨头贡沃集团(Gunvor Group)大宗商品贸易部门负责人Torbjorn Tornqvist警告称:我们正进入终局。5月上旬到中旬可能达到最严重的阶段。距离终结只有几周,而不是几个月了。
 
  整个化纤产业链的命脉被牢牢锁死,聚酯产品爬的出“跌价泥潭”嘛?
 
  而国际油价是整个化纤产业链的命脉,在国际油价的带动下,聚酯各个产品的价格也产生了惊人的跌幅。
 
        聚酯产品历史低价一再刷新,让布老板们的心里产生一次次抄底的骚动。都知道今年的低价百年难遇,原料价格未来肯定会涨上去,所以一出现利好消息,一部分纺织老板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同时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防护服面料就成了市场上的“香饽饽”。由于类似210T涤塔夫、锦纶四面弹等一部分常规面料在经过后整理处理后能够具有一定的防护功能而受到市场的追捧,带动了这些面料的一波走货。
 
  近期,网上盛传了一个1.3亿米的210T涤塔夫订单,小编也特地去了解了一下。一位主营春亚纺、涤塔夫的王老板说:“这个单子确有其事,但是其中的大头却被几个大型织造工厂瓜分了,他们只能去抢剩下的“汤汤水水”,根本就“吃不饱”。看着1.3亿米订单很唬人,但在全国这么多产能下,其实也只够“塞牙缝”的。不过现在生意这么差,有单子总比没有好。”
 
  防护服面料到底是小众产品,疫情期间大量织造产能闲置,而这次流行的又都是一些常规的产品,生产不具备门槛,只要全国的机器开满,几亿米的需求实际也仅有两三天的产能,更不用说这些产品大部分织造企业都备着货呢。
 
  因此,想要靠着防疫概念接一点订单趁机去一波库存是没问题的,但是说要因此重新开足马力生产,那还是有些想多了,毕竟市场的好转是需要上下游共同推动的。小编在这里也要给纺织人提个醒,要充分地了解其中蕴含的风险,克制自己的冲动,即使赚不到钱,也要尽量不让自己变成“韭菜”。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