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 / 四川省纺织科技情报中心站 }

纺织科技进展          益欣科技         中国知网           中国棉花协会            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网            中华纺织网            纺织网        全球纺织网            

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版权所有     电话/传真:028-87770677   蜀ICP备050132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在线留言

电子邮件: tex@zgxntex.com

搜索

详情

到了,国外客户却破产了!数百万订单惨遭打道回府!

分类:
市场行情
来源:
五星布商
2020-04-01
浏览量
  订单被延迟,取消。尾款也收不到……这段时间,这样的消息每天都在报出,外贸纺织服装行业彻底进入寒冬。
 
  然而,还有更惨的:外贸纺织人爬山涉水,翻山越岭,乘坐高价飞机,只为从破产客户中拿回那100万的货。
 
  大客户也破产
 
  百万订单处置成谜!
 
  3月30日中午12时,杨浩正在前往宁波机场的路上,试图出境前往瑞典。
 
  他是浙江省东阳市欧诺有限公司负责人,跟随父辈从事纺织服装、皮具外贸行业已然7年。此番“逆行”,杨浩不为别的,只为挽回自己生意上的损失。
 
  杨浩向记者表示,上周,他接到物流公司的电话,得知公司一批到达瑞典港口的货无法继续发至客户,因为客户公司已经破产。
 
  “这批货物肯定是要运回来的,这批货物已经压了我500万元的资金了。”虽然对于货物运回来后如何处理,杨浩也暂时没有明确规划。
 
  杨浩并不是个例。在国际疫情的影响下,国内外贸企业普遍受到冲击,数日之内,订单大减、物流受阻,外贸人们仓皇应对。
 
  3月26日,东方国际集团上海利泰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泰进出口”)总经理赵晓东向记者表示,如果抗疫是一场赛事的话,国内的疫情是上半场,而国际疫情是下半场,外贸企业因疫情上下半场的走势深受影响。
 
  “上半场我们抓紧复工,客户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发货。下半场又变成了很多客户店铺都关了,订单都取消了,我们追着客户问能不能准时收货。”赵晓东表示。
 
  全球化背景下,牵一发而动全身,客户所在国家疫情的持续发酵,引发了国内外贸行业的连锁反应。
 
  欲哭无泪
 
  订单全部暂停!
 
  纺织服装业首当其冲被波及。
 
  “除了马上准备走货的(做好了已经送仓的)以外,没有送仓的、还在做的、涂了料还没开始做的,全部都停掉了。”3月26日,上海嘉欣丝绸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国敏向记者表示道。
 
  据他透露,消息来得猝不及防,3月25日,客户邮件的到来将热火朝天的一切叫停。
 
  “今天以后,无论是空运还是海运,我们都不会发货了。”杨国敏说道。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嘉欣丝绸进出口有限公司由嘉欣丝绸(002404.SZ)控股49%,服装为其主要经营产品。杨国敏透露,该公司主要客户有ZARA、MASSIMO DUTTI等国际知名品牌。
 
  还有的订单直接取消。
 
  赵晓东透露,3月初就陆陆续续有客户取消订单。“截至目前,我们受影响的订单有7000万‒8000万美元。其中,直接取消的订单有4000多万美元,受到影响延迟出运的订单有1500万美元,涉及60%以上的客户。”
 
  不仅纺织业受到重创。3月26日,江阴一家专营建筑用钢板等金属制品出口的外贸公司旗下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已经有客户明确了延迟订单出货的意愿。
 
  资金链也牵一发而动全身。
 
  “很多订单都已经开始生产,很多成品都已经在生产过程中了,前期的投入也下去了,一旦取消的话,我们要挽回损失是非常困难的。”赵晓东同时表示,延迟交货亦会影响到尾款的支付。
 
  据其透露,大客户此前是装运后45―60天付款,现在有要求120天付款的现象。“延迟付款,我们担心万一客户倒闭了怎么办,同时也需要承担更多资金压力。”
 
  “运途”多舛
 
  高昂运费难下咽!
 
  尚未受影响的订单,亦可能面临“运途”多舛。
 
  杨浩表示,目前公司还有订单在出货。“我想趁这会客户还没通知之前,赶紧把货出掉,怕再过几天客户就拒收了。”
 
  但杨浩以往习惯使用的海运货运方式不仅成本上涨,同时,也正在变得不可控。
 
  “海运到美国,以前仓内可以装载到70%—80%,现在只能装30%—40%,这个船发过去肯定是亏本的。”3月29日,上海佳速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敏蓉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有很多货报完关了,集装箱也装好了,到现在还滞留在港口没运出去呢。”沈敏蓉表示,这可能是因为本来说好可以出货,客户突然说无法接收,又或者说对方的港口可能关闭了。
 
  货物滞留港口还需要缴纳额外的停港仓储费用。这让外贸经营者们每天如履薄冰。
 
  为了加急将货送至客户手中,杨浩转而选择空运。“我也不求赚钱了,少亏点就行。”杨浩说道。
 
  但空运同样价格飞涨。
 
  沈敏蓉表示,疫情期间,许多空运航班被减少,空运的价格涨至平时的三四倍亦很常见。
 
  以目前至美国的机场空运为例,沈敏蓉透露,此前的价格为20多块每公斤,如今已经涨至50多元,“门对门的国际快递已经涨至70多元钱”。
 
  就算能接受高昂的价格,空运的仓位也开始一位难求。
 
  “现在空运出运主要是以医疗物资为主,我们这类货都是需要排单的,排到位置才能走。”杨浩表示道。
 
  3月27日,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表示,疫情全球暴发后,欧美等市场封闭海关并做交通管制,让我国本来就运力资源不足的国际航空货运市场更显紧张,“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口罩等防疫物资的最大输出国,因此空中货运需求激增”。
 
  杨达卿还表示,中国国际商业包裹空运对FedEx、DHL、UPS等欧美航空快递企业依赖度高,随着美欧疫情升级及产业链受冲击,也影响欧美航空货运企业的稳定运营。
 
  逆势而行
 
  唯有联合自救!
 
  国际货运代理公司一向被誉为外贸行业的晴雨表,沈敏蓉表示,截至目前,公司订单已经下降了50%。
 
  3月7日,海关总署发布《前2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数据显示,我国前两个月货物贸易比去年同期下降9.6%;其中出口为2.04万亿元,同比下降15.9%。
 
  即便是大型外贸公司,也在预估自身可能受到的影响。
 
  赵晓东认为,如果全球疫情能在4月份得到控制的话,公司全年受到的影响可能是1/3。“疫情就算得到了控制,后续的影响也会继续,服装是有周期的,需要打样、确认、计划下订单到落实生产,来来回回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如果4月控制不了的话,全年的业务都会受到影响。”赵晓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补充道。
 
  目前,外贸行业正在积极应对本次危机。
 
  杨浩表示,由于其主营产品皮包季节性并不明显,所以正在努力盘活现金流以应对疫情后的业务。“说实话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压了钱,货是不愁卖,就怕资金周转不过来,再有订单我也没钱去买原材料。”
 
  为了盘活现金流,杨国敏正在向客户积极收款。“目前我们在问客户将去年年底到2月份的货款都收回来。我们的账期一般都是在45―90天之内。”
 
  部分企业有转战国内市场的计划。“我以前是只做外贸,现在准备转内销,渡过这个寒冬期,网络上带货目前正红火,我找点网红试图带货,也在通过阿里巴巴做单子。”杨浩说道。
 
  赵晓东也表示,目前正在寻找新的业务渠道,试图将订单向影响还没那么大的地区转移。
 
  国家政策的支持随之而来。
 
  3月26日,商务部外贸司二级巡视员刘长于对外表示,商务部将密切关注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挑战,积极有序推动外贸企业复工复产,保障重要企业和关键产品生产出口,支持企业通过网上洽谈、网上参展等方式主动抓订单,与各国一道确保全球供应链开放、稳定、安全,全力稳住外基本盘。
 
  地方也出台了相关政策。
 
  3月24日,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联合推出《关于服务外贸中小企业加强出口信用保单融资有关工作》的通知,建行方面提供首期100亿元人民币专项信贷额度,重点支持出口量3000万美元以下的上海外贸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复市,加强保单融资,助力外贸企业克服疫情的不利影响。

资讯分类

服务热线

028-87770677